• 默默无闻打水人 来源: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:崔文乐 日期:2017-12-14

      上午八点半,已经上班,社保服务中心大厅的热水炉前,不少空暖水瓶仍在那儿摆放着。不时有工作人员急匆匆来此,瞅一下水温数字,见水依然未开,又小碎步快跑离去。水可以缓一下再喝,服务窗口可不能空岗太久。“平日里,一来到就有水接啊,今天是怎么回事呢?”不少人充满疑惑。

      接近九点,热水炉前的暖水瓶才全部打满热水,被依次提走。有了水,能够凑工作间隙喝上一口,润一下嗓子,及时缓解一下因服务话语太多导致口干舌燥而带来的疲乏。如此,工作人员才能稳下来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,尽量缩短群众等待的时间,为群众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。

      中心主任询问值班保安,得知如往常一样,是七点半按时打开的热水炉电闸;又安排维修人员对热水炉进行了全面排查,未发现任何异常。“八点前就能烧开第一炉水;第二炉水更快一些,应该在八点二十左右;平日八点半的时候,所有工作人员就已打完水,一切准备就绪,开始工作了。”中心主任边推算边猜想着,“一定是平日里来得比较早的窗口工作人员今天来晚了,打水也就晚些,导致后来接水的人员只能往后推,就更晚一些。但是,也不可能说晚都一起晚呀,这可是牵涉到了一半窗口的用水量,至少十五、六只暖水瓶。”

      搬进这新的服务大厅一个多月了,还从未发生过如此情况。中心主任马上来到监控室,是时候了解一下平日里工作人员的到岗先后情况了。他先是打开了当天的监控,发现八点十分的时候,小于一路小跑进了大厅,开始在窗口收集暖水瓶,然后分批运往热水炉处,各个打满热水后,又分批运回,共十六只暖水瓶,用时十分钟。整个过程,小于有些手忙脚乱,掉地上两次瓶塞,接漾了三次水,但总算在八点二十的时候,把第一炉的开水接完,并开始为热水炉添加过滤好的凉水。在加水的同时,大部分的工作人员正陆陆续续到达大厅,不少人拎着暖水瓶来打水了。时间显示,等水再次烧开的时候,已经是八点四十三分。

      按日期继续往前追查监控,中心主任惊讶地发现,一天又一天,一个工作日也不间断的,总是在七点四十左右就第一个到达大厅打水的,不是小于,而是大荣。打水的程序和小于基本一样,但整个打水的过程,大荣却是不慌不忙、气定神闲,手法熟稔,有时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。提前将所有空暖水瓶在热水炉前整齐地摆放成几排,静等水开的间隙里,大荣总是先用抹布将热水炉细致地擦拭一遍。水要开了,大荣依次摘掉瓶塞,对应着暖水瓶同样整齐地在台上摆放成几排。水开了,一壶又一壶地依次接满,平稳放下,水不溢不洒;一个又一个地按上瓶塞,不混不乱,麻利、稳妥、有序,也不曾滑落一个。接完了,加上凉水,一趟又一趟地将暖水瓶送回各个窗口,原地落位,不错一个。等大荣加满凉水,再次开始烧水的时间总在八点之前。

      中心主任不忍心再看下去了,一股敬佩之情已在他的心底油然而生。事情已经明了,大荣一直在默默无闻地坚持为大厅近一半的窗口打水,也确保了另一半窗口在上班前能够顺畅打上水;当天,很少请假的大荣有事请了假,为了不影响服务大厅正常的上班秩序,他委托同一科室的小于提前到岗,替他,实际上是替大家打了这一次的开水。孰料,小于迟到了。

      大荣姓荣,工作之外如此识大体、顾大局,分内的工作就更不用多说,如他的姓氏一样,他就是社保服务中心的荣耀。如今,在他的感召下,服务中心多了一个又一个的“第一打水人”。

      上午八点半,已经上班,社保服务中心大厅的热水炉前,不少空暖水瓶仍在那儿摆放着。不时有工作人员急匆匆来此,瞅一下水温数字,见水依然未开,又小碎步快跑离去。水可以缓一下再喝,服务窗口可不能空岗太久。“平日里,一来到就有水接啊,今天是怎么回事呢?”不少人充满疑惑。

      接近九点,热水炉前的暖水瓶才全部打满热水,被依次提走。有了水,能够凑工作间隙喝上一口,润一下嗓子,及时缓解一下因服务话语太多导致口干舌燥而带来的疲乏。如此,工作人员才能稳下来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,尽量缩短群众等待的时间,为群众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。

      中心主任询问值班保安,得知如往常一样,是七点半按时打开的热水炉电闸;又安排维修人员对热水炉进行了全面排查,未发现任何异常。“八点前就能烧开第一炉水;第二炉水更快一些,应该在八点二十左右;平日八点半的时候,所有工作人员就已打完水,一切准备就绪,开始工作了。”中心主任边推算边猜想着,“一定是平日里来得比较早的窗口工作人员今天来晚了,打水也就晚些,导致后来接水的人员只能往后推,就更晚一些。但是,也不可能说晚都一起晚呀,这可是牵涉到了一半窗口的用水量,至少十五、六只暖水瓶。”

      搬进这新的服务大厅一个多月了,还从未发生过如此情况。中心主任马上来到监控室,是时候了解一下平日里工作人员的到岗先后情况了。他先是打开了当天的监控,发现八点十分的时候,小于一路小跑进了大厅,开始在窗口收集暖水瓶,然后分批运往热水炉处,各个打满热水后,又分批运回,共十六只暖水瓶,用时十分钟。整个过程,小于有些手忙脚乱,掉地上两次瓶塞,接漾了三次水,但总算在八点二十的时候,把第一炉的开水接完,并开始为热水炉添加过滤好的凉水。在加水的同时,大部分的工作人员正陆陆续续到达大厅,不少人拎着暖水瓶来打水了。时间显示,等水再次烧开的时候,已经是八点四十三分。

      按日期继续往前追查监控,中心主任惊讶地发现,一天又一天,一个工作日也不间断的,总是在七点四十左右就第一个到达大厅打水的,不是小于,而是大荣。打水的程序和小于基本一样,但整个打水的过程,大荣却是不慌不忙、气定神闲,手法熟稔,有时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。提前将所有空暖水瓶在热水炉前整齐地摆放成几排,静等水开的间隙里,大荣总是先用抹布将热水炉细致地擦拭一遍。水要开了,大荣依次摘掉瓶塞,对应着暖水瓶同样整齐地在台上摆放成几排。水开了,一壶又一壶地依次接满,平稳放下,水不溢不洒;一个又一个地按上瓶塞,不混不乱,麻利、稳妥、有序,也不曾滑落一个。接完了,加上凉水,一趟又一趟地将暖水瓶送回各个窗口,原地落位,不错一个。等大荣加满凉水,再次开始烧水的时间总在八点之前。

      中心主任不忍心再看下去了,一股敬佩之情已在他的心底油然而生。事情已经明了,大荣一直在默默无闻地坚持为大厅近一半的窗口打水,也确保了另一半窗口在上班前能够顺畅打上水;当天,很少请假的大荣有事请了假,为了不影响服务大厅正常的上班秩序,他委托同一科室的小于提前到岗,替他,实际上是替大家打了这一次的开水。孰料,小于迟到了。

      大荣姓荣,工作之外如此识大体、顾大局,分内的工作就更不用多说,如他的姓氏一样,他就是社保服务中心的荣耀。如今,在他的感召下,服务中心多了一个又一个的“第一打水人”。

      上午八点半,已经上班,社保服务中心大厅的热水炉前,不少空暖水瓶仍在那儿摆放着。不时有工作人员急匆匆来此,瞅一下水温数字,见水依然未开,又小碎步快跑离去。水可以缓一下再喝,服务窗口可不能空岗太久。“平日里,一来到就有水接啊,今天是怎么回事呢?”不少人充满疑惑。

      接近九点,热水炉前的暖水瓶才全部打满热水,被依次提走。有了水,能够凑工作间隙喝上一口,润一下嗓子,及时缓解一下因服务话语太多导致口干舌燥而带来的疲乏。如此,工作人员才能稳下来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,尽量缩短群众等待的时间,为群众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。

      中心主任询问值班保安,得知如往常一样,是七点半按时打开的热水炉电闸;又安排维修人员对热水炉进行了全面排查,未发现任何异常。“八点前就能烧开第一炉水;第二炉水更快一些,应该在八点二十左右;平日八点半的时候,所有工作人员就已打完水,一切准备就绪,开始工作了。”中心主任边推算边猜想着,“一定是平日里来得比较早的窗口工作人员今天来晚了,打水也就晚些,导致后来接水的人员只能往后推,就更晚一些。但是,也不可能说晚都一起晚呀,这可是牵涉到了一半窗口的用水量,至少十五、六只暖水瓶。”

      搬进这新的服务大厅一个多月了,还从未发生过如此情况。中心主任马上来到监控室,是时候了解一下平日里工作人员的到岗先后情况了。他先是打开了当天的监控,发现八点十分的时候,小于一路小跑进了大厅,开始在窗口收集暖水瓶,然后分批运往热水炉处,各个打满热水后,又分批运回,共十六只暖水瓶,用时十分钟。整个过程,小于有些手忙脚乱,掉地上两次瓶塞,接漾了三次水,但总算在八点二十的时候,把第一炉的开水接完,并开始为热水炉添加过滤好的凉水。在加水的同时,大部分的工作人员正陆陆续续到达大厅,不少人拎着暖水瓶来打水了。时间显示,等水再次烧开的时候,已经是八点四十三分。

      按日期继续往前追查监控,中心主任惊讶地发现,一天又一天,一个工作日也不间断的,总是在七点四十左右就第一个到达大厅打水的,不是小于,而是大荣。打水的程序和小于基本一样,但整个打水的过程,大荣却是不慌不忙、气定神闲,手法熟稔,有时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。提前将所有空暖水瓶在热水炉前整齐地摆放成几排,静等水开的间隙里,大荣总是先用抹布将热水炉细致地擦拭一遍。水要开了,大荣依次摘掉瓶塞,对应着暖水瓶同样整齐地在台上摆放成几排。水开了,一壶又一壶地依次接满,平稳放下,水不溢不洒;一个又一个地按上瓶塞,不混不乱,麻利、稳妥、有序,也不曾滑落一个。接完了,加上凉水,一趟又一趟地将暖水瓶送回各个窗口,原地落位,不错一个。等大荣加满凉水,再次开始烧水的时间总在八点之前。

      中心主任不忍心再看下去了,一股敬佩之情已在他的心底油然而生。事情已经明了,大荣一直在默默无闻地坚持为大厅近一半的窗口打水,也确保了另一半窗口在上班前能够顺畅打上水;当天,很少请假的大荣有事请了假,为了不影响服务大厅正常的上班秩序,他委托同一科室的小于提前到岗,替他,实际上是替大家打了这一次的开水。孰料,小于迟到了。

      大荣姓荣,工作之外如此识大体、顾大局,分内的工作就更不用多说,如他的姓氏一样,他就是社保服务中心的荣耀。如今,在他的感召下,服务中心多了一个又一个的“第一打水人”。

     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刘俊良
    [责任编辑:]
    新时代,让技能荣耀青春人社部2017-11-22培养正常的亲子关系才有真正的“王者荣耀”光明网2017-07-06申遗成功:责任大于荣耀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2014-06-26这是我们共同的荣耀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2013-06-26
  • 关键字:

    2018世界杯官方投注平台